新闻动态
上届参展企业

上届赞助企业

为什么几十万人支持这些企业逃避几百亿的可再生能源附加?

提起环境保护、可再生能源、光伏扶贫,

你脑海中会浮现出怎样的画面?

是这样?


这样?

还是这样?

然而,以上画面通常仅限于媒体宣传,以及可再生能源领域企业自娱自乐。

真正涉及到基层民众利益时,他们的态度非常鲜明:



 

有没有感觉到一丝寒意?

当我们这些可再生能源从业者为了把光伏、风电等清洁能源推向大众,让天更蓝、水更清的时候,仍有一部分老百姓只惦记他们的眼前利益。



 

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从哪来?


据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介绍,截至2017年底,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已达千亿元,主要原因是很多地方自备电厂拒绝缴纳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等政策性附加费用,不肯承担原本属于他们的社会责任。


资料显示,补贴资金来源于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目前征收标准为1.9分钱/kWh,随电费收取。由于农业生产用电、居民用电都被排除在征收范围之外,能够纳入计算的只有工商业用电。按照规定,自备电厂的电价附加由所在地电网代征,然而,多数电网公司在征收时会遇到困难,毕竟这些耗能大户也是当地的纳税大户、就业大户。


4月23日,《中国能源报》二版发表了《电改新政指向自备电厂“自留地”》一文,其中提到,《燃煤自备电厂规范建设和运行专项治理方案(征求意见稿)》发布后,国家发改委收到了“魏桥集团16万人、信发集团8万人下岗给你们看”的意见反馈。


关于这一反馈,我们当然要明确,“屁股决定脑袋”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作为自备电厂的既得利益者,没有人会支持整改,笔者也不指望他们能从自己的钱包里掏出一部分作为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降低企业盈利。那么,在大众媒体平台上,基层民众的态度是什么样?


超八成评论反对整顿自备电厂


利用五一假期的时间,笔者搜集了搜狐、新浪、网易、微博等公众平台上关于这一话题的评论。


105条有内容评论中,只有19条支持这一决策,如果算上点赞数,反对的声音足以让人望而却步。多数评论者认为,自备电场的存在有其合理性,国家不能为了环保事业,让当地老百姓喝西北风,肥了那些在电网工作的人。(老百姓习惯性将发电企业和输配电、售电企业混为一谈。)


从评论内容来看,反对的焦点主要集中在电力企业员工高收入、电网垄断、对自备电厂的问题认识不足、要求降低电费四个方面。










 

“征求意见稿绝对通不过全民公投”


“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网上关于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用途、燃煤自备电厂脱硫除尘设备开工率、光伏风电补贴拖欠的文章数不胜数,但真正涉及到企业效益、年终奖金时,能保持理性客观的只是少数。当雾霾围城时,很多人会指责政府工作不力;等事件过去,依然是这群人,又立刻摇身一变,质问政府为何补贴高价的可再生能源,为何禁止国一、国二标准机动车进城。


更可怕的是,这部分人在基层劳动者中占比不少,且比较活跃,容易影响他人观点。“损一毫利天下,不与也”,只会“慷他人之慨”。牺牲别人的利益无所谓,一旦涉及自身利益,立刻从谦谦君子变成抢菜大妈。发出上述评论的,很大一部分都属于这个类型。


难怪某环境领域NGO负责人发出如下评论:


上述人士的说法虽然有些偏颇,对中国公民素质缺少信心,但从整顿自备电厂这一孤立事件来看,如果实施投票表决,征求意见稿绝对通不过全民公投。在面包与环境,哦不,在馒头与生活质量的选择中,前者总是更能激发老百姓的兴趣。


当然,在可再生能源补贴方面犹豫的不只是基层民众。每到年底调整标杆上网电价时,发改委、财政部个别领导总是希望光伏、风电尽早实现平价上网,减轻补贴压力,用领跑者极限电价评判光伏系统成本,想花最少的钱办更多的事。事实证明,可再生能源发展不能揠苗助长,许多金融机构在《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发布后减持相关股票,就是最好的证明。


绿证能解决补贴拖欠问题吗?


还好,尚有一部分人,在解决了自己的温饱后,能清晰地认识到燃煤发电对环境的破坏,能理解为何自备电厂的发电成本低于国家电网,光伏等可再生能源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哪些改变。







2017年7月,国家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中心推出了绿色电力证书自愿认购行动。截至5月1日晚,累计认购绿证27171张,相当于让0.27亿kWh风能、光伏电力拿到补贴。但是,与2017年4239亿kWh风能、光伏发电量相比,当真是九牛一毛。此外,我们要注意到,已经被认购的2万多张绿证中,多数是活动启动两个月内完成的,整个4月份,该平台只有15张绿证得到认购,且只有2张是个人认购。想让不在可再生能源行业的人自愿认购“毫无用处”的绿证,注定是一条艰难的道路。


其他国家企业和民众如何支持可再生能源?


我国可再生能源政策主要借鉴了德国经验。作为全球能源转型先驱,德国民众负担了0.35元/kWh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超过中国征收标准(0.019元/kWh)18倍以上。但现实是,德国正在努力提升可再生能源消费比重,而我们的企业连1/18的社会责任都不愿承担,在逃避的同时,正试图引导舆论为自己洗白,给政府施压。


看看美国Apple公司是怎么做的吧。通过投建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购买绿色电力证书等方式,他们已经实现“全球100%的运营设施已100%采用可再生能源供电”,并帮助23家供应商实现能源转型,承诺使用100%可再生能源电力供电。《环境责任报告》显示,他们正朝着2020年前在供应链上采用4GW新清洁能源的目标迈进。


前不久,国家能源局下发了《光伏扶贫电站管理办法》《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关于减轻可再生能源领域企业负担有关事项的通知》《清洁能源消纳行动计划(2018-2020年)(征求意见稿)》等一系列文件,在规范市场的同时,从政策层面支持可再生能源领域企业发展。然而,这些政策文件的执行,往往不是很顺利。地方政府支持、利益方接受、基层民众理解,无论缺了哪一条,政策落地都会无比艰难。


在行业内争论光伏风电、单晶多晶、直驱双馈的同时,外界关于发展火电还是清洁能源、超低排放算不算环保的争论也在继续。作为可再生能源从业者,我们的宣传不能止步于所处行业,更要在降低度电成本之余,向基层民众介绍光伏、风电的环境价值和应用前景,抛弃门户之见,共同向传统能源宣战。

上海艾展展览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上海市长逸路15号A座复旦软件园1309-1310室  邮编:200441
电话:+86-21-65929965 36411666 传真:+86-21-65282319 Email:info@aiexpo.com.cn
沪ICP备08112437号-3

   关闭

关闭  
Powered by ESPCMS